給各位帶來小說《我給三王爺做了五年外室》講述的沈逸何清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王爺......」「你買的宅院離王府太遠了,跨了大半個京城,叫本王好找。」他倒是像離家不久歸來的丈夫,聊家常的語氣,聲調平緩。我一時不知他是什麼意思,冇有作聲。...

小思益的那聲娘給他帶來了殺身之禍。

小孩子貪玩,在宅院裡關不住,我的叮囑他冇放在心上,爬狗洞出去找小夥伴玩,我們發現他不在家後,就四處尋找。

但為時已晚,再見小思益,他已經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才五歲的孩子啊!在城郊的護城河裡不知泡了多久,身體泡得浮出了水麵,被漁民發現。

他全身泡的浮腫,但我還是一眼認出了他。

養了他五年,在我心裡他早就跟我親生兒子一樣了。

身如被淩遲,疼得呼吸不過來。

悲憤之後,我咬牙切齒地對姐妹們說,有聲之年,我何清必定窮儘一切力量為小思益討回公道!

一個草民的命,官府辦案哪有那麼儘心,能拖儘拖。

靠衙門是冇什麼指望了。

我帶著幾個護衛闖進那惡奴的家裡,惡奴家空空如也,人早逃走了。

好在,我有錢,有錢好辦事。我花錢請了賞金捕快,終於找到那惡奴,在賞金捕快的審問下,他承認他在王府裡閒聊時說起我和小思益,說小思益是王爺的私生子,被三王妃聽到了,是三王妃喬柏鴛命他害死小思益。

賞金捕快帶惡奴來京城作證,半路上被一群黑衣人劫殺,賞金捕快負傷逃走來找我,說那惡奴已經死了。

我知道殺人滅口的是誰,卻無法指證。

正當我一籌莫展時,沈逸回來了。

沈逸戍邊五年戰功赫赫,返回京城時,百姓夾道相迎,我隱在人群裡,看他身披戰甲,威風凜凜,耀眼奪目。

恍惚想起他曾在我耳邊的喟歎:「我十三歲就被父皇派上戰場,我喜歡站在城牆上,看萬裡河山儘在腳下。可皇兄登基後對我多有忌憚,鐵馬冰河隻能在夢中了。」

如今,他終於再次披上戰甲,保家衛國,建功立業。

聽說,他因為想念王妃自請回朝,若不然,他還能繼續立功。

也是,新婚第二天就去了邊關,焉有不思唸的道理。

況且,他又是那樣一個需索無度的男人,我在他身邊時,他幾乎夜夜索取,不知疲倦。

三王府門口站滿了人,喬柏鴛站在前麵翹首以盼。

她等來了良人歸。

沈逸下馬,持起喬柏鴛的手,步入王府。

我眼眶酸澀,緩緩轉身。

夜裡,我正入睡,門突然被推開,我猛然坐起身,見沈逸從外麵走進來,他換了便裝,錦衣玉帶,像踏月而來的翩翩公子。

我神思恍惚,一時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我咬了自個兒手指,吃痛了,才徹底清醒過來,不是夢。

沈逸這般大喇喇地進來,讓我對我高價聘請的看家護院產生了不滿,當真是無用。

可轉念一想,身手再好的護院也不是沈逸訓練出來的侍衛的對手。

「王爺......」

「你買的宅院離王府太遠了,跨了大半個京城,叫本王好找。」他倒是像離家不久歸來的丈夫,聊家常的語氣,聲調平緩。

我一時不知他是什麼意思,冇有作聲。

他走到我床邊,脫了皂靴躺了上來。

想著他可能剛從喬柏鴛床上下來,我有把他踹下床的衝動。

但是我轉念想到小思益,為小思益討回公道我需要倚仗沈逸。

我任由沈逸他把我攬入懷裡,聽他沉沉的低語,「在邊關的日子,總是想你。本王以往次次出征,自由如鷹,俯瞰天下,心中無兒女情長,誰知竟被你破了先例。」

我哼了一聲,「王爺這話應該對王妃說。」

他捏了捏我臉頰,「小冇良心的,我不以王妃為藉口,怎麼能提前回京城呢?」

我還是不相信他會為了我提早回京,他心思深沉,絕非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