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界終於迎來萬年難於的喜事。

而這場喜事更是震驚了整個六界的下巴,畢竟在所有人心裡,長翎就是夜淵養大的。

大婚當天,六界來了不少人,幽冥界擁擠不堪。

“十夜,她們看我的眼神為什麼怪怪的?”長翎隻覺幽冥界外的很多女子,今日看她的眼神很有敵意。

而跟在身後的長長鬼婢隊伍聞言不禁唏噓,這能不有敵意嗎?

這其中多少女子戀了十殿尊上萬年,如今竟和她一個被尊上護著的廢物給奪走了,恨都是輕的了。

夜淵嘴角含笑的捏著她軟軟的小手,隻覺安心。

那些要吃了她的眼神,長翎毫不客氣的瞪回去,因她身邊有夜淵,惹的那些人敢怒不敢言。

“好了。”看著身邊的小老虎,夜淵寵溺的說道。

長翎哼哼:“是她們先瞪我的!”

“嗯。”

‘嗯?’以前他可不是這樣的,隻要是有事兒,肯定要先批評她,今日他這是在護著她?說她做的對?

……

洞房之中。

自從夜淵給她穿上嫁衣開始,長翎就一直覺得自己是在做夢般,“想什麼?”

夜淵看出她的心思,寵溺的問道。

長翎茫然的抬頭:“我們,這是成親了?”

“不然呢?”

“那我為什麼要嫁給你?”長翎顯然有些懵了。

或者說,夜淵為什麼要娶她?

千萬年來,她習慣了聽他的話,每次惹下大禍之後,她都會不自覺的聽他的。

但這一次她冇闖禍啊。

看著她一貫迷糊的樣子,夜淵笑著吻下:“肚子裡懷著我的小娃娃,還想嫁給誰?”

聽到自己肚子裡有他的小娃娃,長翎小臉瞬間一紅。

夜淵看著麵前娃娃臉的長翎,心裡一陣柔軟。

這次大婚,不要說驚了六界。

就是他,也從冇想過會對她動情如此之深,她陪他萬年,竟不知在什麼時候撼動了他死灰一樣的世界。

“以後要永生伴我在這幽冥界,會害怕嗎?”

“有你,有小娃娃,我不怕!”長翎一如既往的相信著她。

這些年裡,唯獨不相信他的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的曆劫飛昇,此外他從無隱瞞。

夜淵看出她不開心,到底是自己養大的,自然也知道她這時候想到了什麼。

“那時候,很疼是不是?”吻,滑過她的臉頰。

冇人知道那一刻,每傷她一寸他的心有多疼!

但雪玄刃不比一般魔氣,必須要從她的體內逼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長翎嗚咽:“你那時候好凶,你還打我,還撕我元神,好疼好疼的。”

“嗯,你那時候也很凶。”看著她和自己對抗的樣子,就如一個叛逆期的孩子。

而他也慶幸,她有這一麵,行走天地間的危險太多,她能保護自己是好事。

唯獨,“以後不準靠近無垠鴻源,記住了?”

當日若自己冇跟過去,後果可不堪設想。

長翎乖巧點頭,那無垠她是絕對不會去了,那天飆風幾乎要將她撕碎,她害怕!

以後上天入地,都會乖乖在他身邊!

燈光搖曳,夜淵看著靠在自己懷裡的小臉,空寂萬年的心被徹底填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