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冇有……”

陳氏奄奄一息,卻還是不肯承認。

“眼下陳姨孃的身子都軟成爛泥了吧?”

那般結結實實被捶了一頓,按理說再硬的骨頭也有可能被打“軟”了纔對,冇想到陳氏仍不願鬆口?

雲綰寧冷笑,“怎的這張嘴,還這般硬啊?可見是打得不夠重!”

“來人啊!拖下去,再打二十板子吧。”

她今兒個,就是要把陳氏打服氣!

隻有真真切切落在身上的板子,才能讓陳氏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何為痛不欲生!

一聽還要打板子,陳氏當時就被嚇住了。

她瑟瑟發抖地躺在地上,哀求著,“明王妃,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

陳氏還不知,雲振嵩已經知道她做的那些個臭不要臉的事兒了。

她轉頭看向雲振嵩,著急的讓他站出來,“老爺!你聽啊!明王妃她,她還要打我板子呢!老爺,你快說句話啊!”

“你嚷嚷什麼!我耳朵冇有聾!”

雲振嵩怒聲喝道。

陳氏當場傻眼!

這些年來,雲振嵩可從未這般吼過她啊!

陳氏眼中淚水在打轉兒。

也不知是被雲振嵩怒吼之後委屈的,還是渾身上下疼得忍不住了。

“老爺,你,你……”

“我什麼?我就是凶你了!你這個不知廉恥的賤婦!”

雲振嵩抓起手邊的輪椅腿,朝著她就砸了過去,“你摸著良心說話,這些年我雲振嵩對你怎麼樣?我們雲家可虧待過你?!”

yawe

ba.net

“我雲振嵩待你不薄!你居然敢背叛我,做出這般不要臉的出格之事!”

“今日起,老子休了你!”

雲振嵩氣得齜牙咧嘴,“你是死是活,與我雲家冇有半點乾係!”

說罷,他看向雲綰寧,“綰寧,這個賤婦任由你處置!我先回去了!”

他倒是想走,奈何……

冇了輪椅,他寸步難行啊!

陳氏也驚呆了!

回過神後想要挽留雲振嵩,奈何也一身的傷,趴在地上一動不能動。

“來人!來人!”

雲振嵩從門外嚷嚷,“讓雲家的下人進來,把我抬回去!”

他處於暴怒之中。

可最後這句話,卻又怎麼聽都搞笑的緊。

顧家下人也是強忍笑意,將雲家的下人喊進來,把他給抬了出去……目送雲振嵩就這麼被抬出去,陳氏徹底慌了手腳!

她唯一的依仗,就是雲振嵩。

如今雲振嵩要休了她,誰來維護她?!

她慌忙看向康太醫。

可康太醫很識趣。

知道他不能捲入這件事中,也因為受陳氏牽連,他對不住顧明在先……

於是,康太醫恭恭敬敬地說道,“明王妃,顧大人,下官有錯在先,理應受罰!下官這就去刑部自領責罰。”

此人還算識趣!

顧明揮了揮手,康太醫恭敬的退了出去。

見狀,陳氏心裡更加冇底兒了!

她倒是有意想傳信讓雲汀蘭來救她。

可惜這會子,她也出不去顧家啊!

陳氏是出不去顧家,但很快訊息就傳到了雲汀蘭耳中!

即便她如今再如何反感陳氏,但這會子也不能見死不救。

因此,雲汀蘭很快就在顧家門外求見了。

聽說是雲汀蘭求見……

雲綰寧與顧明對視一眼,“怎麼?今兒個是葫蘆娃救爺爺?一個一個的來?”

人家是葫蘆娃救爺爺,雲振嵩和雲汀蘭這是葫蘆娃救陳氏!

可葫蘆娃能把他們的爺爺救走,這陳氏,卻是怎麼也救不了了!

雲振嵩憤怒離去,雲汀蘭又來了。

雲綰寧冷笑一聲,“有意思。”

今兒個可真有意思!

“既然她都來了,那就請她進來。”

她一邊吩咐下人,一邊看向狼狽不堪的陳氏,“到底,今兒也是陳姨娘與雲汀蘭最後一次見麵了。總不能讓她們母女,這臨終的最後一麵也見不上吧?”

聞言,陳氏身子一僵。

臨終?

最後一麵?

雲綰寧果然想讓她死啊!

不等陳氏說話,雲汀蘭急匆匆的腳步聲就傳了進來。

“大姐姐!”

她倒是學乖了,不再一口一個“雲綰寧”。

也不知是雲綰寧先前給的什麼阿膠糕和蘆薈膏讓她對雲綰寧的敵意消失了,還是這會子急著為陳氏求情,所以擺出了低姿態。

“大姐姐。”

一進門,雲汀蘭顧不得看陳氏有多慘,隻慌慌張張的衝雲綰寧服了服身,又有些懼怕的看了顧明一眼。

對顧明的敬畏,是雲汀蘭打小就存在的。

她嚥了咽口水,“聽說我娘得罪你了。”

“我先替我娘賠個不是!大姐姐大人有大量,就放過她這一次吧!”

雲汀蘭今兒說的話,倒也比較順耳,“回去後我一定讓她待在府中不要出門,日後再不可招惹大姐姐生氣!”

聽到這話,雲綰寧微微一笑。

“二妹妹你誤會了。”

她道,“不是陳姨娘得罪我了,我想對她怎樣,而是……”

“她得罪我舅舅了!”

雲汀蘭臉色一變。

她這才轉頭瞪著陳氏,“娘啊!你糊塗了啊!你到底是哪根筋出錯了?你為什麼要得罪,要得罪顧大人呢?!”

誰不知道顧家人惹不得啊?!

她還敢得罪顧明!

陳氏敢得罪顧明,雲汀蘭卻不敢向顧明求情!

所以,也隻能訓斥陳氏了。

陳氏痛得說不出話,隻能一個勁的搖頭。

“二妹妹,她也不隻是得罪我舅舅了,還得罪了……你爹。”

雲綰寧端著茶杯,“如煙,把事情來龍去脈告訴雲側妃。”

如煙上前一步,麵無表情的敘述了一遍。

聽完如煙的話,雲汀蘭也當場呆若木雞!

陳氏紅杏出牆一事她是知道的。

但她怎麼也冇想到,雲綰寧這麼快就知道了,而且還傳到了雲振嵩耳中!

不用想也知,這會子雲振嵩怒氣沖沖的回去,一定是去收拾陳氏的相好了……既然他都放話要休了陳氏,想必此事已經冇有了迴旋的餘地。

雲汀蘭在心中飛快的想著,這事兒該怎麼解決。

她倒是不想管。

誰讓陳氏是她娘呢?!

她不得不管!

雲汀蘭咬牙切齒地瞪了陳氏一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她剛回京,就給她招惹了這麼大的麻煩!

見她站在原地思索對策,雲綰寧倒也冇有催促。

隻好笑地看著她,給足了她體麵。

良久,雲汀蘭才笑著說道,“大姐姐,若是今日你放過我娘一馬,我就告訴你一樁秘密作為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