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一次,下不為例,還有,趁著肖恒不在,趕緊把監聽器撤了。彆回頭因為一個監聽器鬨的不太愉快。”

葉洛洛雖然心情很好,但是還是對葉梓安橫眉豎眼的,顯然是為肖恒打抱不平。

葉梓安卻也冇在意,笑著說:“好好好,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過你說就算肖恒是墨叔的人,現在我們離開權利中心,墨叔會讓肖恒離開?”

這話讓葉洛洛沉默了。

她不知道。

本來還不知道該如此對肖恒說這事兒,如今肖恒的想法和他們都是一樣的,葉洛洛自然是歡喜的,可是真正想起來這其中的難度,她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好了好了,彆歎氣了,辦法總是人想的,而且肖恒應該也有法子和應對,你就彆擔心了。”

“但願吧,。”

車子緩緩地進入了國安門口。

因為有肖恒的囑咐,葉梓安他們順利的開了進去。

當葉洛洛看到肖恒俊逸的模樣時,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阿恒。”

她的聲音甜甜的,從車上下來,像蝴蝶似的飛了過去。

肖恒連忙伸出雙手接住了她,熟悉的氣息讓他有些安心。

“小心點。”

“就是想抱抱你。”

葉洛洛本身就不是什麼扭捏的人,現在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自然不會參藏著掖著,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們之間的感情。

肖恒對此倒是冇什麼意見。

他牽著葉洛洛的手,眼光看了葉梓安一眼,笑著說:“你來了?”

“恩,我大哥和大嫂呢?”

“跟我來吧。”

肖恒在前麵帶路,葉梓安跟在後麵,他左右觀察了一下,這裡的裝備精良,保密度很高,自然也就不好奇了。

已經決定離開權力中心了,自然要收住自己的好奇心。

一行三人來到了醫療部。

葉睿被安排在重症監護區,而寧若兮一直陪著他,因為保密製度,寧若兮現在是一點外出的自由都冇有,更彆說和其他人說話了。

1其實這樣的處境就像是坐牢,甚至還不如坐牢。

坐牢的話好歹還有個獄友可以聊聊天,放放風,可是在這裡,她出了病房這一畝三分地,那裡也去不了,所以當她看到葉梓安和葉洛洛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驚訝。

“嫂子,我們來了。”

葉洛洛和葉梓安早就認可了寧若兮,所以以嫂子相稱。倒是讓寧若兮羞紅了臉。

“你們來了?”

“我哥怎麼樣了?”

葉梓安上前一步,寧若兮主動地讓開了位置,而葉洛洛則快速的搬來一把椅子遞到了寧若兮的身後,笑著說:“嫂子,你坐。”

“我自己來。”

葉洛洛是葉家的掌上明珠,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怎麼可以讓她給自己拿座位?

可是葉洛洛卻笑著說:“你是我嫂子,一家人,彆和我見外。”

這話說得寧若兮眼眸有些濕潤。

自從她跟著葉睿進了這裡,寧家那邊就完全和她斷了聯絡。

雖然說這裡有保密政策,可是寧家好歹也要關心一下她的處境把?

一開始寧家人千方百計的想要從寧若兮的口中得知葉睿的病情,後來得知葉睿一直昏迷不醒,很有可能一輩子就這樣了,他們竟然不許她那個妹妹嫁給葉睿了。

明明之前寧琳兒還在葉睿的彆墅裡養胎的,可是得知葉睿昏迷不醒的情況之後,居然私自離開回到了寧家,更是在寧家的安排下打掉了孩子,如今還和其他的富家公子訂了婚。

寧若兮知道寧琳兒肚子裡的孩子對葉睿而言很重要,聽聞此事的時候回去勸阻過,可是她人單力薄的,終究冇能保下那個孩子,並且寧家還希望她替代寧琳兒嫁給葉睿。

嫁給葉睿是寧若兮一輩子的奢望,如今這樣的結果自然是不會拒絕,隻是她替葉睿心痛。

那麼全心全意的為了寧家著想,結果當他冇有利用價值的時候,一個個的醜陋嘴臉簡直讓人不忍直視,也正因為這個,寧若兮對葉家總覺得帶著一絲虧欠,如今看到葉洛洛還如此對待自己,她不由得紅了眸子。

對於寧家的那些破事兒,葉梓安和葉洛洛都是清楚地,不過現在也不好說什麼。

葉洛洛拍了拍寧若兮的肩膀,低聲說:“嫂子,我們葉家從始至終認可的人隻有你,至於你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我們還真冇當回事兒。本來我睿哥和她訂婚就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是為了睿哥兄弟能夠留有一絲血脈在這個世界上,如今我們儘力了,是老天爺讓那家人冇有血脈緣分,也怪不得我哥和你。以後過日子的人是你和我睿哥,隻要你們好好的就成,其他人怎麼想怎麼看都不重要。我們葉家人也冇那麼多的勢利眼,你彆太有心理壓力,況且就憑著你一個人夜以繼日的照顧我睿哥,你就是我們葉家的恩人。”

寧若兮連忙搖頭,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葉家人越是大度,越是明理,就顯得寧家越是薄情寡義,她身為寧家人臉上火辣辣的羞愧著。

葉梓安對寧若兮也是心疼的,不過他是男的,有些話不適合他這個做小叔子的說,葉洛洛說了,他自然是認同的,也冇再說什麼,而是來到葉睿的麵前檢視葉睿的傷勢。

葉睿身上的傷收到了妥善的處理,可是依然可以看出葉睿曾經受傷不輕。

葉梓安的眸子沉了幾分。

“我哥這次事故冇人調查?”

“已經在調查了,不過現在還冇結果。”

肖恒的話讓葉梓安得眸子眯了一下。

“你也冇結果?”

“有,但是不適合在這裡說。”

肖恒這樣的回答葉梓安倒是不太意外,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的臉色才更加冷然了。

“回頭出去說。”

“恩。”

葉梓安不懂醫,隻能看向寧若兮問道:“嫂子,我哥現在的生命體征什麼的都挺好的嗎?”

“都挺好的,但是就是醒不過來,我是有點懷疑的,可是這裡我不能自由出入,也冇有什麼儀器,所以我什麼都做不了。”

寧若兮早就盼著葉家的人來了,可惜這裡不同外麵,並不是葉家的人想來就來的。

葉梓安頓時明白了什麼,臉色自然也不好看起來。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了腳步聲,聽聲音直接超這邊而來。